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icture 2.png

觀察活生生的動物才有意思,一整個小時逛下來,仔細研究蜥蜴和蛇的鱗片、腳、花紋、體型,總覺得大自然的演化實在太奧妙了。

照片當然拍了很多,不過想看的人應該不多吧,哈哈。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Picture 4.png

Picture 3.png 

圖說:6/12/2010的這個週六是布魯課林植物園一百週年紀念party,有現場音樂會:木琴、爵士、和世界音樂的演奏;夏初的玫瑰、鴛尾花、繡球花還開得正漂亮。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經歷第五家燈光公司,我能考慮的層面也寬廣多了。當晚在滂沱大雨中跟N君跟Jason從濱海的Chelsea Piers一路走回8大到搭地鐵(沒辦法,等了20分鐘都招不到計程車),路上閒聊時,便問N君去芝加哥驗收的餐廳如何?我還記得我幫那個案子做過主樓梯的cross aiming 照度計算。

N君向來對自己驗收的案子都回答說「很好啊~」,我疑惑的問:可是樓梯上方的燈是最難換的(因為沒有長短腳的梯子),當初用的又是壽命只有2000小時的鹵素燈,業主沒有質疑這個設計嗎?他說,這些燈平常只調到75%~80%的亮度,壽命可以拉長很多(我OS: 壽命延長25%好了,也還是只有2500小時啊。每天開8小時,312.5天之後就要換了,也就是不到一年的壽命週期) 。

N君聳聳肩說,就算要換燈泡,在整個樓梯區域搭鷹架也只要一天,relamping沒有那麼困難啦。我又接著問,那,你選的燈具是可以鎖住位置的嗎?換了燈泡,你怎麼能保證換的人沒有把角度喬回來?這下N君無言了,承認說,對啊,這是問題...。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參加Lumen Award, 跟過去合作過、幫忙過我的俄國、義大利業務們更新最新狀態:我又跳槽了!

他們都是五十歲左右,曾經當設計師或建築師的人,實務施工面很強。果然薑是老的辣,聽到我又換家了,跟我說恭喜,然後低調的說:別擔心,換得快是好事,你會比別人學得更多、更快!

晚餐時本來該坐在前老闆SZ旁邊,但她帶了一個同輩的朋友,是electrical engineer(E.E.) 公司的老闆。我不知道跟這個年紀的陌生人該談什麼好,就聊起他以前在康乃狄克州的工作環境和紐約怎麼個大不同,接著自然而然的把話題轉到當partner這件事。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重點其實是聽到兩個大八卦! 一個是重蹈覆轍的過動兒,另一個是室內設計師似乎正在經歷就業寒冬...。

我同學真希小姐(38歲)在Holl建築師那邊做事,昨天參加她的結婚野餐,她再次跟我抱怨過動兒派的建築師雙人組Jeff真是糟透了,每次開會牛皮都吹得很大,自信滿滿的保證這些燈光效果他們做得出來,結果最後一堆無法執行的設計、都要讓建築師收爛攤子,還會硬凹說這些不在合約裡面,他們不做。

聽真希小姐形容了一些細節,我覺得法國老闆又在重蹈德國牛的覆轍了。明明是燈光設計公司,他就一定要找part-time建築師來帶案子,覺得建築師比較能跟建築師溝通,而且這些人算freelancer, 不用給付保險和定期薪水,他覺得這樣比較省。加上他特別信任孔雀型、自信非常膨脹的人當專案經理(因為他本人也是這種孔雀的個性,明明你是隻高盧雄雞啊你(法國的標誌)),最後自己都被自己創造的假象欺騙了。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週末早上跟媽媽講電話,提起最近比較多男生稱讚我漂亮了,不知道是不是現在運勢正旺,自信心比廿多歲時增加許多,整個人感覺不一樣(p.s. 我大學、研究所時代是很閉塞、沒有信心的人,到紐約之後性格大變)。

媽媽提醒我之前做的牙科小手術也有差。當牙醫的妹妹照學長吩咐,在我上門牙後面墊東西,也不過八個月時間(2009年4月-12月)讓下門牙有空間往上長,就把臉稍稍撐長了,臉頰看起來沒有那麼肉、臉型就好看起來了。

以前為了自己的嬰兒肥很困擾,像是太多的肉堆在很小的臉上,下巴又短,齒列矯正雖然讓臉型對稱多了,但是沒解決臉肥的問題,直到去年門牙這招見效為止,真開心。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才在新公司上班兩天,前公司的工程師(四十歲左右)還寫email跟我爆料前老闆SZ和嘴賤同事CS的無能和討人厭,心裡有種「好險我已經閃人了」的僥倖感。

學佛的母親總要我「觀功念恩」: 要不是'09年五月SZ找到我,三月被裁員時、早就打包回台灣了。不過我受西方文化的影響,認為功過不能相抵,該感謝的跟該責怪的明明是不同的兩件事,怎麼可以混為一談。

所以現在還是對上班時間都在摸自己私人家務事的SZ很反感。她總是大聲嚷嚷自己很忙很忙,但是其實啥也沒做:常常我找她時她不是在玩電動就是看別人的照片或玩Facebook。至於慘遭兩家公司開除的CS,入門後就成了SZ的專屬傀儡(也只有這種程度的人能讓她隨意擺佈)。眼看SZ總是包庇CS(我發現CS請假似乎都不會被登記在人事資料上),和這兩個平庸到不行的兩人朝夕相處,三不五時還在我前面一起擺主管架子。讓我不斷自問:為什麼我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