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常倒在床上,5分鐘內就睡著了,也不太作夢。這週倒是在醒來前,夢到了求學時代悲慘的記憶:場景是關在水泥涵管中唸書的我,哀嘆著出不去、也沒辦法作別的事情。那種苦悶,任何時刻想起來是歷歷在目...環境的隱喻,是種無能為力、昏暗,不開心... 也出不去的困境。

不過,是妹妹的"過動兒"評語,觸發了我的夢。12/3早上我去農友大樹店聽種植,中午趕著搭高鐵去板橋台藝大,看2:30PM無垢舞團"潮"的演出,然後晚上5:45和紐約返台的朋友KJ在上引水產聚餐。本來還想殺去松煙看展覽,妹妹不可置信的說,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精力用不完?

後來,我的夢境來提醒我,因為我在長達20年的求學生活中,悶怕了。離開國小資優班之後的人生就是一路悲慘,國高中,大學,研究所...包括美國研究所的唸書生涯,我所面對的就是無處可逃的苦悶:不只是1990年代的中壢,New Haven的地點問題,也不只是生來極其拙劣的人際關係(後天花了很大努力補正),而是命運安排似的水泥管生活,像是被塞住了。難怪, 紐約就業的生活對我來說是一大解放,儘管在美國舉目無親,舉步維艱, 我卻得到了最大的自我成長空間。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三天受颱風影響,我大部分時間在家裡整理手機照片,歸檔。看到這張存檔照,是我刻的一大堆日誌印章.... 為了像小學生一樣收集整周滿滿的印章,我可是很認真的記錄著生活的紀律呢。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柯P智商號稱多少?
  • 請輸入密碼:
  • Jul 18 Tue 2017 15:35
  • 爸爸

老爸出生於1940年,是有話藏心理、不太會跟子女溝通的世代。加上脾氣也不好,個性又龜毛,經過神經退化、腦萎縮的病魔折磨十年後,現在越來越難以溝通了,今年開始甚至有幻想、疑心病的症狀。身體每況愈下,唯一不變的是那難搞的個性、莫名的固執。儘管我感覺漸漸的失去他,但是看著爸爸大部分時間都在休息和睡覺,似乎休息是時間留住他最好的方式了。

今天爸爸以前學校的同事楊老師,從加拿大返台,特地來看看他。我沒預料到有訪客,趕快上去叫爸爸起床,因為需要看護翻身攙扶,他要我先帶楊老師看看家裡的花園,等他下樓。

楊老師沒去看花,只是跟我聊天,問我是不是讀建築的那個大女兒? 我說是。他說,他第一年聯考考上成大建築系,好想去念建築,可是家裡沒錢,只能去念公立師範院校。那個年代,從軍或者當老師,是貧窮農家子弟翻身的路,爸爸也不例外。姑姑們都只有小學畢業,只有爸爸靠著天資聰穎,一路念到台北師範大學,是家中唯一一個上大學的。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評科大學生的照明專題,跟指導老師相約12:00, 結果那組學生3個只有2個人出席,而且12:45才出現。說她們短短8頁(充滿抄襲的垃圾報告)的文件,列印有問題,所以遲到。而第3個13:30才姍姍來遲。三個人面對整學期下來趨近空白的專題報告,從頭到尾一聲都不敢吭,也不知道聽進多少建議。
指導老師一直跟我道歉,說學生都忙打工所以作業都沒做。我心想: 問題又不是出在老師。為什麼現在學生遲到、不交作業,反而是老師要道歉呢?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趕圖到凌晨三點,馬路上傳來淒厲的貓叫聲,非常大聲,很快就停了。我趕快探頭到窗外,什麼都沒看到。結果早上媽媽運動回來說,公園的虎斑貓被車輾過,半邊臉被削掉⋯今早附近鄰居安葬了。

我永遠忘不了那持續好幾秒、生命結束時的叫喊,而且我知道,那隻虎斑是剛結紮的寬寬⋯還不到一歲。

因為認識公園大大小小已結紮的浪貓,也會跟人家分攤結紮費,整天心裡都好難過。跟爸媽講說,浪貓的壽命不像我們家阿咪這麼長,不要再計較他們在我們家汽車上過夜(當汽車旅館?)了。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