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不出場的朋友」一文中的N小姐,她已經想去法國想很久了;但是她沒有歐洲那邊的人脈,又不願意用先訂旅館的方式辦歐盟簽證,所以她腦筋動就到我頭上。今天已經是她第三次拗我去拜託法國的Auffinger教授幫她辦一張l’attestation d’accueil(接待證明表格)了。

唉,我怎麼也不可能去跟教授開這個口啦!Auffinger教授不但是長輩級的人物,也不是我的什麼密友;這整件事並不是夠不夠朋友的問題,問題是出在有些人實在很沒sense.

我很難讓N小姐明白:有些事你就是不可以開口要求,一但開口就會讓人家覺得你很沒sense。但是... 要怎麼跟她說她才會明白呢?

我不可能為了這件事寫信給教授,我也不想用硬邦邦的拒絕讓N小姐難堪。最後只好說謊,告訴她教授的email不知道是不是滿了還是怎樣,一直把我的email退回(其實根本沒有這封信),然後要她另請高明云云。

究竟要怎麼拒絕別人比較好呢?對朋友說謊的感覺其實很糟,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O123 的頭像
ECO123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