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繪畫史中,似乎有種共識認為塞尚的作品促使了抽象畫的誕生,而康丁斯基與德國藍騎士畫派 (The Blue Rider,1911-1914) 是抽象畫的先驅。

不過,我就算知道這些歷史背景,也無法幫助我理解抽象畫。

由於理性思考型的我,看不透抽象畫的創作動機與意圖,所以一看到抽象藝術時,我只能卑微的停留在陳述喜歡or不喜歡的層次。我比較能接受Malevitch和Duchamp,但是卻超討厭Frank Stella和Jackson Pollack的作品。 也許我應該讀讀康丁斯基於1912年出版的寫的On the Spiritual In Art? 那是最早為抽象藝術辯護的論述。

不過,為了應付表姨”喜歡哪張畫”的問題,我開始強迫自己去正視我的直覺。

我很快發現,畫作中讓我第一眼喜歡上的,都是些完全令我無法聯想起任何一個具象物體的油畫。表姨的親朋好友都努力的從抽象中看出山水、人物,花鳥魚虫,我卻反其道而行。她覺得很好玩,問我為什麼?

原因其實很簡單啊,我說。以前的人已經用各種手法畫過了具象的東西,一眼能以被辨識的繪畫已經不希罕 (用Corbis一下就可以找出成千上百的風景圖,靜物畫名作;誰都不希望自己畫的東西既沒有超越這些傑作、也沒有開發出什麼獨創性來吧?) 你的這些畫中,最希罕的是這些沒有人畫過的形狀。這些畫中有非常原創、屬於你個人的嘗試,充滿實驗性。這些一眼看不出是什麼的東西,不但別人沒畫過,你在完成這張圖以前也沒有被畫過。這些部分對我來說才是驚喜,是最美的。

想通這個回答之後,說也奇怪,我突然明白西方繪畫的歷史中,為什麼會走到抽象畫這一步了(同時也頓悟了幾何抽象先於抽象表現的歷史必然性)。藝術家很難不重複以前的人作過的事,但是藝術家的必要條件就是要獨一無二。

邁出抽象畫之路的康丁斯基,或許就想要追尋沒有人畫過的形狀吧?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中途島
  • 每天看百憂姊的文章,真是一種享受.<br />
    <br />
    總是有辦法從普通的生活中,找出一些什麼,真懂生活!
  • FYI
  • According to Greenberg's famous essay, the need to elimate space<br />
    and depth, rather than to exclude the representational or<br />
    literary, is the main reason that has driven painting into<br />
    abstractness. Not sure whether you will buy this, though.<br />
    <br />
    http://www.sharecom.ca/greenberg/modernism.html
  • matahari
  • 看了一下那個連結,個人覺得這一段比較有說服<br />
    力:<br />
    <br />
    Modernist painting in its latest phase has not <br />
    abandoned the representation of recognizable <br />
    objects in principle. What it has abandoned in <br />
    principle is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kind of <br />
    space that recognizable objects can inhabit.... <br />
    (後略)<br />
    <br />
    我覺得這整段最能說明現代主義中的抽象畫理念<br />
    啦。至於 to elimate space and depth 應該還是其<br />
    次,讓我想到十九世紀末日本版畫對西方現代藝術<br />
    造成的震撼。<br />
    <br />
    歡迎來討論啦。我能寫的也只有個人觀點,說不上<br />
    懂生活或什麼別的,大部分時間也是一堆字和一堆<br />
    牢騷。<br />
    <br />
  • FYI
  • @_@ 這不是一樣的嗎?the kind of space that recognizable objects<br />
    can inhabit.. . 除此之外還有哪種空間呢?不過或許我的詮釋和作者原<br />
    意的確是有差別的。如果你看文中1978年的postscript,Greenburg就在<br />
    抱怨他的文章被人過度詮釋。在六零年代以Greenburg為首的藝評家們就<br />
    和那群創造minimalism的藝術家們打了一場筆仗,爭論點就在於脫離繪畫<br />
    之後這個空間的隱喻是否還有意義~恩,排除空間的隱喻功能和排除空間<br />
    本身,的確是不太一樣的(自言自語中. . . )
  • 中途島
  • 講到抽象畫,那也是有一個發展過程.<br />
    <br />
    最先是色彩的革命,從Turner和Delacroix開始<br />
    就試圖捕捉一種迷離帶情緒的色調感,然後,印象<br />
    派人士順著這條道路實驗各種色彩效果的可能<br />
    性,這才演變到點畫的技巧.<br />
    <br />
    這個印象派實驗的成功,帶給當時的畫家很大的<br />
    衝擊--喔!原來這樣也行!<br />
    <br />
    於是開始各種新的實驗,譬如試圖畫出物体360<br />
    度造型的立体派,或者杜象那連續動作軌跡的"下<br />
    樓梯的裸女"的所謂未來派.<br />
    <br />
    一直到康丁斯基的空間理論,都是試圖擴展繪畫<br />
    空間的表現力,所以他才有所謂音樂化的空間.<br />
    <br />
    所以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格林貝爾格剛好講<br />
    的是相反的狀況,重點應該是the lastest <br />
    phase,依講演的時間,那應該指的是J. <br />
    Pollock,這個說法應該只適合他那時的"最近一<br />
    期",從那之後,對於繪畫,人們還能說什麼呢?<br />
    <br />
    原本是擴張空間表現力到後來竟走向排斥表現任<br />
    何空間性,把自己的台子都拆盡了,我認為這<br />
    種'抽象畫'根本就是'反繪畫',一張單色的畫,<br />
    還是畫嗎?我可不知道百憂姐是怎麼看的.
  • matahari
  • 一張單色的畫,還是畫呀,<br />
    K.Malevich的Black Square (1915)就是這樣的作品,<br />
    他探究的是繪畫究竟可以被推到什麼樣的極限。<br />
    <br />
    我記得研究所的美學哲學課中,<br />
    老老的德國教授光是Malevich就上了三節課呢!<br />
    從美術作品裡帶出的議題真是談也談不完,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