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出四封履歷表後很快就得到回音,三個面試很快就定下來了。週五去的是第一個 job interview。

因為這禮拜滑雪滑到體力透支,辦公室又還是爆忙(像照顧小孩似的、得帶領新人S),只有空檔在地鐵上稍稍翻一下我之前的作品集,短短20分鐘內反覆推演面試時要說些什麼好。


因為不能引起同事注意,我的穿著就還是照平常的模樣,不太敢在禮拜五突然穿起白襯衫和西裝外套。結果赴約時,對方接待我的資深設計師(一個單純的美國先生)心直口快的微笑著問我:你剛從學校畢業,來這邊找工作嗎?


當場讓我窘斃了!連今年回台灣,都還會有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搞不清楚狀況的問我:「你現在念大幾?」也難怪,臨時被老闆指派來面試我的米國人會講錯話。


我當場臉紅,靦腆的說:我工作兩年了,你們老闆T女士知道...。唉,一害羞起來,我就像個手足無措的小孩,連英文都開始講得結巴起來,完全不沈穩、也不可能顯露出自信啊!


還好翻起作品集,對方兩位面試者完全處於驚訝狀態,那個表情就是在說「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耶,從大學畢製的規模,水準以上的素描功力,到研究所論文、美學素養... 唉,我們初見面時講的話實在太失禮了!」


緊接著進入正題,把燈光設計的working sample 秀給他們看。從這邊開始,大家就是用觀摩同行作品的口吻聊天了。


我們討論起AGI計算技巧,也被問起“你會做daylight calculation嗎?““你會做物理筆算嗎?“,“這個案子的燈具都是你挑的嗎?這個fixture schedule都是你寫的嗎?“


我就解釋,我知道可以用dialux 做daylight calculation,但是沒有實際操作過(因為那不是我負責的案子),點光源的物理筆算沒問題 (N君教的)。我可以挑燈具,但是會徵詢資深設計師(Jason或蔡P)review後的意見。fixture schedule有一定的格式,大家寫法八九不離十,但是燈泡種類那一欄還是交給念技術出身的同事填寫,他們最知道為什麼哪些燈泡要選P牌而不是O牌。全部寫完後由資深設計師檢查、評註,所以fixture schedule不是我一個人獨立完成,而是各有專長的三個人的合作成果。


說著說著,我心裡突然浮現起跳槽的不捨。我們那個聯合國辦公室,集合了念燈光的,念產品設計的,念物理的,念工程的,還有主修戲劇燈光的CAD高手(我是full time當中唯一念建築出身的)。大家各有所長,互相支援、成長,我很清楚有什麼問題可以問誰,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真的要換環境得從頭適應的話,將會是我職涯生活中的一大震撼。


心裡思緒一邊飄忽,邊介紹我做的細部大樣報告書,展現我的CAD與讀圖能力;還有photoshop rendering彩圖, 燈光分析圖(長得很像漫畫喔),三天完成的燈光schematic booklet... 最後我們三個根本就在同業閒聊,比較不同公司之間的作業格式。最後我苦哈哈的說:我得回去了,下午五點跟老闆有個pin-up,還一大堆事情得準備呢。


算是個輕鬆美滿的結尾。


好在有禮拜五這個面試暖身,下禮拜三還有一個面試。我一直不知道過去兩年當中的學習成果究竟如何,這下看到兩個資深設計師眼中的肯定,讓我寬心不少。


不管最後會不會做出跳槽的決定,到別家公司interview, 知道其他同業在做什麼,跟他們討論、問問題,也是衡量自己下一步的好方法。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俠
  • 不管最後會不會做出跳槽的決定,到別家公司interview,知道其他同業在<br />
    做什麼,跟他們討論、問問題,也是衡量自己下一步的好方法。<br />
    <br />
    原來,去interview,還有這樣的功能!!!<br />
    有點像是出去"比武"的感覺。<br />
    不管你最後有沒有跳槽,先祝你interview的過程都能順利而且有收穫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