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的最後兩天,我鬧出超丟臉的事。

首先是禮拜四早上一進辦公室、就聞到瓜地馬拉來的新同事S身上的古龍水味。白目如我,很直率的跟他說:「你聞起來好像水果∼好香!這真的是男人用的香水啊?什麼牌子的?很好聞耶,一點都不像古龍水。」

年僅23的 S小弟看來有點窘,露出少見多怪的表情告訴我「我們Latino本來就很愛擦古龍水」,並告訴我這是Hugo Boss的第一款香水。


因為實在太香了,害我還跟胖胖J說「S聞起來好像水果喔!」結果胖胖J大驚失色的把我拉到一邊,低聲告誡:「你這樣講很沒禮貌,在我們國家不可以評論別人的氣味,就像不能評論人家的身高、體重一樣,跟身體相關的話題-全-部-都-是評論的禁忌,你已經冒犯S了!」


美國牛同事傑夫一聽之下也神色大變,發了封email跟我解釋說,女生之間可以評論對方的氣味,但是女人跟女人之間的界限和男人間的不同,尤其女人去評論男人聞起來像水果 、簡直像是直接告訴他 「你很娘!」


我的天啊,研究所的時候美國女同學還曾經靠過來問我:「你聞起來像蜂蜜耶!你擦了什麼?好香」原來只有女生之間可以這樣講話!吼吼吼∼我哪裡知道。


一早就犯下大錯,讓我窘到爆炸,火速跟S道歉,還鄭重發email再道歉一次,解釋說我不了解氣味方面的文化差異,無心的冒犯請他見諒。結果、在此之後,我就一直變成陽光少年S小弟暗虧的對象,他老會跟我開玩笑說「你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好,還說我聞起來像水果!」嗚嗚...


第二件笨事、是參加當晚 roman and williams的年終派對發生的。這家公司非常大手筆,派對現場供應的是無限量生蠔、海貝、龍蝦、大蝦、和大腳蟹,還有喝不完的香檳。想當然,聞風而來的賓客擠得現場人山人海。


我們同事一行五人,進去佔好位置就不能動了。因為現場太擠,只好安排流動的侍者幫大家添香檳。問題就出在,不能動的狀況下我也就不能找水喝,而喝酒沒有邊喝水,醉得很快。侍者一經過就幫我的空杯加香檳,在一滴水也沒喝的狀況下,我最後總共喝了七杯香檳。


本來不覺得香檳有什麼,想不到在地鐵上整個後勁是用衝的衝上來的;半小時後,我醉得硬式隱形眼鏡拔掉後,洗都沒洗,倒在床上立刻睡著了。放縱自己的報應,就是隔天起床後、經歷了繼Lumen Award之後最嚴重的宿醉。而且因為攝取太多酒精了,水分的代謝一直到下午一點多,灌飽水後才恢復正常,下午五點才解除警報。


當天工作量很大,宿醉讓我身心飽受折磨也就算了,晚上參加史帝芬厚建築師的派對 (本公司最重要的年度party之一),因為身體不適、不能沾酒了,只能一直喝氣泡水。唉,一口氣把整個禮拜的喝酒配額一次用完,真是笨到爆炸。


香檳啊香檳,我以後再也不敢小看你的威力了!


p.s. 在西方文化中,喝酒喝到宿醉也是很丟臉的事,那是沒有自制力、缺乏自覺的表現。啊!十二月十三號這個禮拜四實在不是我的日子,什麼笨事都做出來了,糗大!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