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幫另一個日本設計師KT調燈,去了紐約州的Lawrence,據說是紐約州豪宅+猶太人富豪密集度最高的地區 。名義上是幫忙,其實真正做苦工的人燈光的承包商,他站在梯子上調燈,不時被燈泡燙到,我只是在下面看效果,跟他說「往左一點」「往上一點」。

畢竟是豪宅,裡面除了從門到洗手台到臥床都是定製品以外,到處是上萬的藝術品,比方餐室就有定製的六萬美金水晶鹿頭掛在牆上,地面上鋪著質感紋路都像木材的大片石頭地板,餐具也是一個盤子要價300美金的藝術家訂做特別品...。總之,這麼多昂貴的東西要打光,要是我親手操作的話,調兩個房間我可能就累死了。包商因為是安裝的人,他對這些燈具的機械設備都很熟,速度是我的3倍,而且從頭到尾6個小時沒休息,說實在,我的幫忙只是動動嘴而已~╮(﹀▽﹀")╭ 

因為是私人住宅,我就不好把照片貼出來了。據KT說,屋主是巨富的猶太人,開的工廠好像只做iPhone還是iPad其中一個必不可少的零件,就賺翻天了。她也碰過日本的某工廠,專作Porsche 的某個螺絲零件,生意就做大到開分部開到匈牙利去。總之,能夠一次看到這麼多頂級定製的建材,燈具,傢具,藝術品...算是大開眼界。

不過回程搭火車,我們跟這家豪宅幫傭的女工一起等車,她說她今天剛被豪宅的主人減薪,而且沒有說明原因,只是給她一張減薪紙條,還說要維持收入的話,叫她最好一個禮拜來六天而不是五天。她說她不是要對我們臭臉,而是這家屋主龜毛挑剔的程度簡直讓她分分秒秒都承受巨大壓力,所以我們打破燈泡那兩次,讓她驚嚇得要跳起來。對於一個每日工作12小時,領取$800週薪的女傭來說,這樣一個鉅富的家庭居然想辦法扣她薪水,只是想叫她連禮拜六都來打掃,讓我和KT都不禁皺眉頭。

總之,今天參觀過500萬美元造價的豪宅後,我覺得我又多瞭解我自己一點了。我應該不是一個很物質的人(雖然也蠻挑剔的),總希望東西能夠少少,用得久久,不在乎二手商品,也不會羨慕別人買房子。我會希望房子是我自己設計的,真有什麼藝術品,也是我做出來的。High Art 我會去美術館看,但是不太會在乎傢具一定要是某某設計師的作品,是的話很好,不是也沒關係,很多時候,價值是為了投資的必要而定出來的。

真正去思索價值是什麼,我目前覺得時間就是很美的財產,而且有很大的空間讓每個人自己運用,看你要把你的時間花在購買美的東西,還是要把時間本身變得很美。如果是後者的話,人人都有機會讓自己的生活環境像是在500萬美元豪宅之中,甚至更富有:因為你不必擔心女傭偷你的東西,昂貴的藝術品被打破,或是到處都裝針孔攝影機隨時監控家裡的一舉一動。(●ω●)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