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七月以來,大家都聚焦在苗栗竹南鎮大埔案,7/4洪仲丘拔管,7/21國防「布」事件,7/29內閣改組,7/31 新北地院首度開庭審理台大女醫師曾御慈遭酒駕者撞死案, 7/20與8/3兩次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動白衫軍運動,8/2廣大興號血案終於等到菲律賓道歉,8/5林杰樑醫師驟逝,以及在狂犬病絕跡52年後再度出現...的新聞。這麼多重大事件在短短的七八月份交界時發生,讓我天天都泡在網路上,密切追蹤相關更新,畢竟我很久沒有這麼憤怒,並且對社會議題如此熱血沸騰了。

Screenshots22  

熱血歸熱血,幾年來我試了次想捐血,每次都資格不符被打回票。從美國,柬埔寨,緬甸回來,都是1個月到一年不能捐血(西尼羅疫區是1個月,瘧疾疫區是1年不能捐血),上週末還得知,連做完全身麻醉的手術,也是一年內不可以捐!以我現在的狀況,能簽的只有器捐同意書了(剛收到卡片)。

IMG_9052

媽媽對這種事比較保守,我倒覺得無所謂,並不相信死後會有什麼感覺,如果器捐能幫助很多其他人的話,死後的感覺應該是很好才對。 

詠給.明就仁波切所著的「世界上最快樂的人」-p88寫道,「假設我們的真實本性是空性,那麼,沒有任何人可說是真的死去了,或真的誕生了。因為每一刻在我們身上,都同時具備有「可以是如此」,或「可以不是如此」的可能性。

最近讀了一本有趣的書,「靈性開悟不是你想的那樣」,裡面有很多觀念和我的理念相近,所以我認同他寫的這些文字:p208 「我會將開悟狀態描述為: 由於沒有自我感,所以我沒有佔有,權利,或應該擁有什麼的感覺。我不會把任何事物視為理所當然,沒有任何東西是我的,全都是借來的,最後都要歸還,我的身體不是自己的身體,我的生命不是我自己的生命。我什麼都不想要,什麼都不缺乏,我是自由的。」

以下是我的書摘,關於「真實」的注解。書中有些段落和世界上最快樂的人」其實是呼應著的,包括心的情緒,像是沙畫上千變萬化的曼陀羅圖樣,就像是坐禪時流水般襲來的意念。不要被這些空中浮雲所迷惑住,他們都不是永恆的真實。讀這類書,對應著七八月份這些社會事件,對我的憤怒有著靜心作用。


P162-163。開悟不需要知道任何事,唯一要掌握的是「否定」negation. 也就是拆解的過程。沒有任何知識的累積,能帶來對真相的了悟。

 假設我跑去參加某種道友團組織,我立刻就成為某樣東西的一部分,我再也不是「不屬於任何東西」了。我不用再艱苦奮鬥了,加入後,所有的痛苦孤獨的追尋就結束了,所有的不確定與「無連結」都被拋到身後,我只要跟著一起玩下去,其他什麼都不用做。

 而我的道路,我指出的方向,卻沒有任何利益,除了它是真實的,而且它的真相可以被直接了解-這是其他任何東西都辦不到的。真相是很難相處的同伴,沒有溫暖,沒有慰藉,沒有聯繫。

只有真實。


 了解真實,不是一種意識狀態,而是沒有狀態的意識。而情緒和意識,其實是同一種東西。更準確的說,情緒就是各種不同的意識狀態。


 靈性覺醒: 如果你想弄清楚什麼是真的,不是去知道事情,而是「放下知道」。過程當中你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知識。


 P166: 信仰系統只是工具,我們用它來闡明,並消除「無我」所帶來的那種、難以想像的虛空與恐怖。


 P173 真相極其簡單,幻象則十分複雜


 P184 未經質疑和挑戰的信仰會定義你這個人、決定你的人生方向。假使你們自己的信仰不是你們自己的,那麼是誰的?你是誰?

IMG_9035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 D. Sydney
  • 妳離開台灣太久,才會再這把年紀仍然對這些議題感到憤怒.

  • 就算一直待在台灣,應該也會很憤怒啊!:p

    ECO123 於 2013/08/20 12:59 回覆

  • saoriwu
  • 假設我跑去參加某種道友團組織,我立刻就成為某樣東西的一部分,我再也不是「不屬於任何東西」了。我不用再艱苦奮鬥了,加入後,所有的痛苦孤獨的追尋就結束了,所有的不確定與「無連結」都被拋到身後,我只要跟著一起玩下去,其他什麼都不用做。<---所以什麼都信也什麼都不信的人,基本上活的很累的
  • http://beccco.blogspot.tw/2013/08/blog-post.html
    這篇很棒:「從實驗室回來的路上,突然想起,這一年多來台灣風起雲湧的諸多社會事件裡,那些被我們標幟為公民社會指標的活動中,那樣的聚點往往都是女性,period」

    有了信仰與價值觀,才能與生命奮戰下去!:-)

    ECO123 於 2013/08/21 17:16 回覆

  • marcie0516
  • 我一直會感到憤怒,但我身畔的朋友網友,很多人都不以為意,很多人都會說「換誰做都一樣」。

    冷漠其實是一種可怕的力量。

    於是,我不再跟他們曉舌,但我還是祈望我能藉由轉發分享等手段,讓更多人知道不公不義的事情其實還在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