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圖到凌晨三點,馬路上傳來淒厲的貓叫聲,非常大聲,很快就停了。我趕快探頭到窗外,什麼都沒看到。結果早上媽媽運動回來說,公園的虎斑貓被車輾過,半邊臉被削掉⋯今早附近鄰居安葬了。

我永遠忘不了那持續好幾秒、生命結束時的叫喊,而且我知道,那隻虎斑是剛結紮的寬寬⋯還不到一歲。

因為認識公園大大小小已結紮的浪貓,也會跟人家分攤結紮費,整天心裡都好難過。跟爸媽講說,浪貓的壽命不像我們家阿咪這麼長,不要再計較他們在我們家汽車上過夜(當汽車旅館?)了。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