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出生於1940年,是有話藏心理、不太會跟子女溝通的世代。加上脾氣也不好,個性又龜毛,經過神經退化、腦萎縮的病魔折磨十年後,現在越來越難以溝通了,今年開始甚至有幻想、疑心病的症狀。身體每況愈下,唯一不變的是那難搞的個性、莫名的固執。儘管我感覺漸漸的失去他,但是看著爸爸大部分時間都在休息和睡覺,似乎休息是時間留住他最好的方式了。

今天爸爸以前學校的同事楊老師,從加拿大返台,特地來看看他。我沒預料到有訪客,趕快上去叫爸爸起床,因為需要看護翻身攙扶,他要我先帶楊老師看看家裡的花園,等他下樓。

楊老師沒去看花,只是跟我聊天,問我是不是讀建築的那個大女兒? 我說是。他說,他第一年聯考考上成大建築系,好想去念建築,可是家裡沒錢,只能去念公立師範院校。那個年代,從軍或者當老師,是貧窮農家子弟翻身的路,爸爸也不例外。姑姑們都只有小學畢業,只有爸爸靠著天資聰穎,一路念到台北師範大學,是家中唯一一個上大學的。

楊老師說,爸爸以前都會跟同事提到我念建築,非常以女兒為榮。我聽了心中是嚇一跳的... 我總覺得父母偏愛念牙醫的妹妹,卻忽略了....他們對我的愛一點也沒有少。

楊老師這句話讓我恍然大悟,心中有好多從前的糾結似乎跟著解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O123 的頭像
ECO123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