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中午帶咪咪打例行的腎貓皮下注射,是一個再平常也不過的日子。傍晚她有點不對勁,不舒服,右腳不敢踩地。吃晚飯時看咪咪情況覺得怪怪的,7:30PM又帶回去動物醫院檢查,當時我直覺是中風或腦部的什麼問題,但是腳的體溫,身上體溫都沒有異狀。

8PM回到家,我讓她躺在我床上休息,就趕快去打太極拳了。下課後9PM上樓看看她,竟然發現咪咪在我的床上抽蓄著! 四五處流口水的痕跡,看起來發作一陣子了,邊哭邊抱起來要送醫院,咪咪就開始癲癇大發作。送急診途中,咪咪越抖越厲害,瞳孔放大四肢亂揮,我緊緊抱著她、一直哭,深怕沒到醫院她就走了。幸好急診室獸醫很快的施打癲癇藥物,驗血,然後她陷入昏睡。驗血發現是血氨太高引起。

當晚淚眼婆娑的我,拒絕急診醫生的提議,不想讓讓咪咪留在冷冰冰的鐵籠,住加護病房住到週五。而且急診獸醫一直推銷斷層掃描,30ml/1500元的神經修護用藥,甚至要咪咪動手術,卻沒有考慮咪咪都快相當於人類的95歲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建議?

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那個急診獸醫對飼主很沒良心。總之,我在家上班,我寧願自己守護咪咪。

12/19的凌晨,我把咪咪放在身邊睡,她用藥後都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半夜查網路了解所有關於貓咪癲癇,血氨的相關資訊,並知道癲癇發作後會非常疲倦,邊看資料我又邊流淚,當時我除了心痛,沒有別的感覺了。

第二天一早,咪咪醒來想繼續每日的例行活動:早上吃餅乾,尿尿,卻力不從心。我抱著她去沙盆, 她腳都抬不起來,全身虛弱無力,但是又要在走廊緊緊跟著我,不讓我離開她視線。

這麼黏人的反應,本來讓我安心了一陣子,希望她休息之後能恢復正常。(圖說:咪咪在走廊的模樣。這是2017/7拍的)

想不到12/19的10am餵咪咪吃早餐,吃藥,是她生命中的最後一餐。吃藥後咪咪又陷入昏睡,3PM回診時神智不清。我好擔心她恢復不了。可惡的急診醫師在門診回診又敲我一筆,用X光判讀她的消化狀況,一直推銷別的檢查,真是夠了。

晚上打地鋪開著暖氣陪她睡,咪咪一直昏睡,我半夜起來幫她翻身,深怕昏迷的她總是躺一邊,會造成壓迫。凌晨咪咪又想起床上廁所,那是她唯一比較回復意識的時候,我忍不住抱著她哭,她的反應像是在回我:不懂你為什麼哭呢?為什麼難過呢?。

12/20早上咪咪狀況惡化,8-10am一陣一陣的小癲癇又來了,每次持續近半分鐘。這次不找急診那個醫生了,去咪咪熟悉的柏林動物醫院。意識模糊的咪咪,卻好像明白是去2.5年以來她每天打皮下注射的地方。

吳醫師看了報告說血檢算正常,那就是退化性的腦部癲癇了,只開藥物讓咪咪發作時舒服些(不像中興、一直要我花錢做新的檢驗)。我也要了寵物禮儀的資料,當時滿臉淚水,心裏有底,幾近絕望的回家。

12/20中午陽光普照,放咪咪在落地窗前面曬太陽,清晨大雨後,空氣中充滿她熟悉的花草樹木氣味。很慶幸沒有讓咪咪住在加護病房!當時抱著她,開始找寵物溝通師的資料。

下午上2-4pm花藝課, 提早回家陪咪咪,媽媽也陪著她。咪咪用藥後昏睡,一直保持一樣的姿勢。直到5:15左右我和溝通師討論完要問的問題,再去看她,還是相同的姿勢,但唇色已轉粉紫,瞳孔放大,當下明白她在睡夢中過去了。 心中沒有準備這時刻來得這麼突然,趕快請媽媽上來陪我,淚眼朦朧中, 闔上咪咪的眼睛,嘴唇,輕輕的把她移入粉紅色的喜餅盒中,有如熟睡的模樣。

7pm晚餐前後,家人一一來跟咪咪道別,我許久沒有看到爸爸落淚了.... 爸爸深愛咪咪,只有對咪咪,平常愛不說出口的爸爸,會對著她說話。 畢竟咪咪是我們家第一隻貓,沒有辦過後事,不知道何時該請禮儀公司來,但是心慌意亂的我,約略決定隔天早上再處理,當天還是讓咪咪留在我床頭邊,就像平常入睡時陪伴我的模樣。

9pm請溝通師聯繫,想知道咪咪現在處在什麼狀態,怎麼幫助她最好?明天火化之後希望埋葬在家中植栽土壤中嗎?結果咪咪說她很不舒服,身體好重…後來才知道,靈魂到9:30PM都還沒有完全脫離身體,咪咪希望我靜靜的繼續陪伴她,只要我在身邊,咪咪很安心 (幸好沒有請禮儀公司當晚來帶走咪咪!)。

咪: 「你打算睡在我旁邊,陪著我對不對?? 謝謝你,陪我!!!我也愛你,真的!! 媽咪,只要在一下下,我即將蛻變成一位小天使,一位漂亮又自由自在的小天使。」

「媽咪,請幫我打理,我想要漂漂亮亮的離開,小小的小箱子,有一些些的花辦撒落。媽咪似乎決定幫我火化,看來我們必須短暫的分開,但請記得呼喚我,要帶我回家。我想家~~ 請把我存放在乾燥舒爽的地方。」

我請溝通師告訴咪咪,媽咪非常的愛她。咪咪回應:「謝謝你珍惜我,我很快樂,我可以盡情的對你撒嬌,謝謝你看懂我的美」,至於入殮的布置,咪咪說希望花瓣灑在身上,要美美的,而且不要隨便讓人看(溝通師說阿咪不喜歡隨便, 他值得被尊重)。 她一直知道我的愛,「阿咪這世是來享福的,一個只要守著你的地方,哪都不用去,希望成為你的唯一,你最愛的寶貝」。溝通師說:「就覺得咪咪要花的裝飾(我第一次遇到),還有一個說不上來的的感覺(應該也是媽咪獨特的習慣)。 」

我用許多腎藥蘭,菊花瓣,桃喜耶誕紅,妝點咪咪躺下的粉紅色盒子。突然想起腎藥蘭這個花名,不就呼應了咪咪最後腎衰竭、打皮下點滴的兩年半?但是很幸運地,她不是因為腎衰而走,而且沒有折磨很久。

12/21也是大太陽。媽媽早上把家裡種的花,五顏六色、繽紛的放在她身上妝點,全家人再次圍繞咪咪道別。9am出門,10am送咪咪個別火化,再帶她回家。她美得像睡天使,連殯葬人員需要開箱移動她,看得出也覺得咪咪美呆了!當天下午,溝通師看了一下咪咪給她的畫面,轉達咪咪的感謝:「早上的道別很隆重!咪很感動,很幸福,被重視。」

咪咪是我心目中無可取代的寶貝.... 最後因為無法處理的腦部疾病而走(而不是腎病), 讓媽咪心中沒有內疚,想想,這是上天最慈悲的恩賜...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