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大生淪台勞網友爆:周刊造假、移花接木

在美國工作9年,上週我一看到這則新聞,馬上跟家母說「情節與邏輯不合常理,一定是假新聞。」想不到接下來幾天電視媒體,名嘴都在渲染這件事,直到今天被當事人踢爆今周刊作假,媒體才坦承是將另外兩位受訪者內容三合一,冠上清大畢業生的名號。

媒體的墮落眾所皆知,我就不必再開罵了,倒是以訛傳訛這個風氣比較可怕,畢竟懷疑,獨立思考與判斷力,還沒有內化在我們的文化價值中。再說,我如果沒有出國工作過,大概也無法一眼看穿這則新聞在造假。

九月在羅馬和前任鄰居Ale見面時,她當時忙翻天。Ale解釋說,學校裡某位終身職教授在開學前10天辭職,據說是灑脫的要去當專職小說家,臨時辭職不幹了。此舉不但讓學校大為光火,預定的3門課還得臨時得分配給不同老師( Ale就是其中一個願意收爛攤子的人)。

我覺得不對勁,提醒她:人對誘因做出反應(People respond to incentive)。一個五六十歲的終身職教授,怎麼可能放棄穩定收入和幾十年的教學經驗,跟學校鬧翻,跑去當沒收入的作家開始寫小說?如果你想在那邊待久一點的話,多注意一下學校的政治角力吧。

Ale是經濟系出身的,馬上懂得內情不單純。我覺得是學校逼退終身職教授,改聘便宜的新老師,視財務狀況可隨時可以中止和約。學校也有可能放假新聞給老師啊!

史上20大造假新聞照事件(多圖)可以看出,資料經過有心人士的包裝分送,可以輕而易舉的扭曲大眾觀點。回高雄的兩週間我除了看完整套課長島耕作漫畫(1983-1992年間連載)外,也讀了李敖寫的「大江大海騙了你」。

去年讀畢龍應台的「大江大海」只覺得她文筆確實絕佳,但是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好吧,我對什麼資料來源都會懷疑...),結果是張大春的批判最鞭闢入裡。

 

以下摘自2011 0111 蘋果日報,與香港最前線畫好重點的的張大春也出手了--假的真不了


───────────────────────
速食史學的文明矛盾(張大春)
2011 0111 蘋果日報

上周末我赴北京參加出版活動,在一次媒體的群訪中,不意間「撞上」這樣的一個問題「你們偷走了我們的錢(按:指國府輸運來台的央行儲備黃金),留下一個爛攤子,還好意思說你們是『失敗者』嗎?」

單單括出這看似冒犯人的話語,略嫌沒頭沒腦,必須從頭細說。

2009年,龍應台出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引起了華人出版和媒體圈極其熱烈的反應。此書在大陸不能發行,但是無論透過何種管道,想要取得一部書的內容並非難事;或者即便根本不必詳讀文本,只須摭拾街談巷議,也絕對能夠牽引出許多衝突性的話題。俗謂「引發爭議」,本來就是很便宜的事,投資報酬率卻很高。龍應台的速食史學更可以拿「文學」二字當包裝紙,她很聰明地在出版當下就表示:她寫的是「文學作品」,其譬喻如此:「我先綁了許多歷史磚頭在身上,再一一敲碎,用文學的翅膀飛起來!」還說:「想用『文學的力量』感動讀者,尤其是不知1949為何物的年輕世代。」

龍應台大概不知道,她自己的聲明反而暴露了她心目中想要吸引或說服的對象,說穿了就是1949年國共分裂「易感或無知」之人。她夫子自道的「尤其是」三字恰是關鍵。「不知一九四九為何物的年輕世代」如果因為「文學」這個堂皇、優雅的字眼,而逕以為歷史的磚頭就是那些在晶瑩淚光之中飛起來的碎片,則吾人一向所謂「青史成灰」之語,還真是一個既動人、又諷刺的意象!
文學掩飾空洞史觀
速食就是速食,「速食史學」當然也就不是史學。至於是不是文學?還該先問我們對文學有多麼寬鬆或嚴格的標準;或者,該問我們認不認為文學是有門檻的?無論標準寬嚴,也無論門檻高低,起碼文學二字不該是掩飾簡陋而斷碎的史材容顏的化妝品。尤其是化上了這樣的妝之後,掩飾的卻是空洞而虛無的史觀:「向失敗者致敬」、「以身為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尤有甚者的不知所云則是:「正因為這些失敗者匯聚在台灣,慢慢發展出一種遠離戰爭、國族的價值觀,一種溫柔的力量。」居然也就跳空導出了「這才是文明的價值!」如此無稽的結論。

易感 而無知之人果有千百種,而今對岸冒出來一個乍看上去不很文明的記者,忽而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你們偷走了我們的錢,留下一個爛攤子,還好意思說你們是 失敗者嗎?」這位記者不會是唯一一個被「失敗者」之語刺激到的人。這樣的人到頭來一定會困惑:國府遷台數十年而遠離了「國族價值觀」,究竟是在認知和實踐 上放棄對中國的一切承擔?還是另造一新的國族價值?「失敗者」明明是一個因貪腐無能而流亡的政權,卻被文學加工改裝成遭到大時代無情蹂躪的小老百姓,那麼,被模糊掉的就不只是歷史,還有這無情的野火本身了!

龍應台當然可以說:引發爭議本來就是文明手段,就是溫柔的力量,就是民主。起碼我們都還記得:由於刊登了龍應台的爭議文章,大陸異議人士李大同、盧躍剛所編的刊物《冰點》遭停刊。

為此,龍應台曾堅定地向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喊出「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的話。試問:燒起一把野火照亮自己,並將巨大無邊的黑暗留給真正承擔歷史責任的人,這是何等居心的文明?倘若文明之人確有承擔國族歷史共業的責任,龍應台憑什麼又以為「遠離國族的價值觀」是台灣文明的一部分呢?設若台灣應該發展它新的、自有的「國族的價值觀」,它的文明又在哪裡呢?在模糊了之後輕盈得只能飛起來的歷史灰燼之中嗎?
─────────────────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roleena
  • 終於懂了大江大海的爭議在哪裡
    我看過這本書, 不過就是站在書店裡很快翻過去
    印象最深的就是戰爭下那些小人物的故事
    我的感想是: those stories are well put together
    但是她講的什麼文學還是什麼失敗者什麼的
    則沒有留下任何印象
    可能是我下意識地對這種想要洗腦的東西都不會輕易買帳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CO123
  • 留言不要太熱寫或太偏激啊~板主已經不再是當年激情的政治狂熱青年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