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最討厭人家動她的東西,但是卻會把我房間的物品,甚至儲藏室的書桌都搬出去「借」男朋友,還嗆:「你在紐約又用不上這些東西,有什麼關係。」多年來沒有悔意,讓我很不高興。這次跟男朋友分手,她要求人家歸還書籍和物品,其中有一箱居然有我的兩個摩卡壺!難怪我怎麼也想不出來,他們究竟哪裡去了。

Espresso

krups  從廿歲在巴黎學會如何用摩卡壺煮咖啡,自此就離不開它們了。賣掉的如果不算,搬家帶不走的、換不到墊圈而報銷的,我買過的摩卡壺就有八九個了啊!最後手邊只剩下這四個。

倒也不是說這些東西會拿來用,畢竟現在每天在煮的,還是大學時代的那台Krups. 經過16年的金剛不壞之身,真是太厲害了。那個年代製作的器具可以用很久,似乎是真的。

以前不懂,為什麼老人家都有在家裡囤積物品的傾向。人到中年,漸漸了解書籍,物品,音樂...都是那個年代,當時記憶的具象連結。本來我很想丟掉一大批不用的書,最後也無法戰勝記憶與情感,還是留下來了。

就像這些咖啡壺,每個物件都連結著那個地點,時間的回憶:在台北,在高雄,在巴黎,在義大利旅行,以及數年來在紐約的種種,撫摸這些陳舊的摩卡壺,就像神燈的精靈重現了當時的景象,是當年的渴望。

年輕本身並不甜美,是之後透過物件被回想起來時,才覺得甘甜的。我越來越貼近普魯斯特了啊,他只要一杯茶和瑪德蓮蛋糕,就開啟了七大冊「追憶似水年華」...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osetta
  • 普魯斯特是健康有問題出不了門才不得不坐下來追憶的吧?

    歇一歇,回望過後,繼續再創造更多回憶,更真切、更深刻的回憶,有愛有痛,不是更有趣嗎。
  • 所以再過兩天要去自行車環島了!

    ECO123 於 2014/11/05 00:47 回覆

  • Sylvie Chen
  • 忍不住推這句「年輕本身並不甜美,是之後透過物件被回想起來時,才覺得甘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