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576.JPG這隻可愛的手養小鸚鵡沒有腳環,8/4被舍妹在澄清湖發現,10/4因為鳥籠解體的意外又飛失了。短短兩個月,被稱為「綠豆皮」的這隻小鸚鵡,教了我很多事。

撿到的第一天下午,我就po了這張照片在FB的「小小鳥兒要回家」,但並沒有人認領。接下來的一週,因緣際會認識另外一位尋鳥的網友,由她教導我們很多飼養愛情鳥的知識,也帶來些許食物讓我們餵牠,於是我和妹妹就認真的買起鳥籠,養起小鸚鵡了。

由於小鸚叫聲奇大無比,被爸爸嫌吵,之後只好把綠豆皮放到我居住的頂樓,由我變成主要照顧者。動物的作息非常規律,貓咪會固定的巡視地盤,每隔一陣子換地方睡覺;而鳥兒則過著日出而叫、日落而息的生活。

為了多陪陪小鸚,我也跟著早起了。綠豆皮一早看到我,就會大叫著搖籠子想要出去,每次都被我笑「瘋鳥出籠~」,然後放他出來,站在我肩膀上跟著下樓吃早餐。我準備咖啡,他負責飛來飛去;因為沒有剪羽,他衝來衝去的速度很快,邊飛邊大叫,來到家裡後讓我的早晨充滿朝氣。

IMG_4159.JPG

明明不是我養大的手養鳥,但是我們很快就熟悉了。綠豆皮不怕生,要求也很簡單,摸摸頭,洗洗澡,飛飛,叫叫,他的一天12hrs就可以過得很快樂。個性溫和討喜的綠豆皮,讓我完全體會到「溫柔」是什麼感覺。

我也上網查好資料,(1) 放鸚鵡出籠的時候就不要餵食,以免房間到處鳥糞。(2) 永遠只在籠子裡供應食物,小鸚鵡才會乖乖回去。其他時候就滿足牠的討拍,討摸。尤其我如果睡午覺的話,綠豆皮也抓緊機會,停在我的左手上搓搓頭。

他的行為舉止都很卡通,搓頭兩下就要自己理毛一下,或者張著嘴、踢踢腿,都非常逗趣。好脾氣的他。唯一不喜歡的就是被抓進籠子裡,所以一開始還奮戰了幾回合,研究到底要怎麼讓瘋鳥小鸚回到籠子,不在家的時候,關籠子對他比較安全。

圖說:(左)綠豆皮住大鳥籠 (中) 綠豆皮在水盆邊邊洗臉 (右) 綠豆皮被抓住,露出"GG了~"的表情(好像也常被握著睡著了...)。 

IMG_1775.JPG  IMG_4043.JPG  IMG_3647.JPG

IMG_3674.JPG  

IMG_4098.JPG但好景不常,建立起來的新生活作息沒能維持太久。10/4早上我帶綠豆皮和阿咪同時去獸醫院,回家的路上迴轉,新買的圓球狀攜帶型鳥籠,不知怎的就滾落到地上,上下解體了。

綠豆皮一看到籠子解體了,興奮得飛出來,停到對街三層樓高的陽台,還跟隨後飛來的斑鳩打招呼!我真的完完全全傻眼了,除了自責自己的粗心大意,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盯著綠豆皮看,看到牠化為空中的一個小砲彈,往學校的菩提樹冠衝來衝去,最後往更高的7層樓建築物頂樓飛去。當時我完全嚇傻了,真的是手足無措。

回家定了定神,第一件事就是po社團協尋,然後跟另一位有靈通感應的朋友LuLu求救,想知道第一時間他是否能協助。LuLu說,動物屬於比較低階的靈體,如果本來就不認識,要跟他們接觸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半小時後我又去飛失綠豆皮的現場,豎起耳朵努力的想聽聽看是否有他的聲音。但是除了車來車往,我什麼都沒聽到。下午妹妹也到週邊去尋,看看能不能像她當初發現小鸚一樣的再發現綠豆皮,可惜一切都是徒勞。

眼看著搜尋黃金48小時就這樣過去了,我只能希望綠豆皮去找另一個人類,人家就會注意到他的金屬腳環,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而10/6,遠在林園的鐵工廠員工通知我,傍晚5pm左右他們有隻小鸚飛進去,不怕人,有可能是我們在找的綠豆皮。

10/7一大早,懷著興奮、忐忑的心情,我跟妹妹開車一小時抵達工廠,結果對方秀出照片說,真不好意思,早上陽光比較強了,拍照後發現並不是你的鳥。而且他在你們抵達的5分鐘前飛走了。

黃化小鸚

失望之餘,走出鐵工廠,妹妹在地上看到另一隻黃小鸚,也是飛失的,但是我們要抓他、他就飛到2.5米高的窗子上,怎麼用食物和水利誘都不下來。而且他的右眼有缺陷,不知是天生的還是打架受傷,全身灰撲撲的,一振翅就滿天灰塵,頗狼狽。這些鳥在野外都撐不久,我覺得不能棄牠不顧。最後是鐵工廠另一位阿伯拿梯子來,幫我們把黃化小鸚抓回家,由我貼文找主人,開始中途另一隻小鸚鵡(暫時命名小黃瓜)。

經獸醫師檢查,小黃瓜的眼睛沒有瞎,是受傷結痂。雖然已經幫忙把癒合的傷口撐開來了,但結痂剛好在眼角,就只能那樣。獸醫師還說,這隻以前也是手養鳥,所以你們抓他他沒有痛咬手指。但是剛被抓到陌生環境的鳥,頭幾天都會很神經質,飲食上就餵他青菜水果,讓他好好休息,並開了除羽蝨的噴劑,交代怎麼照顧。

我也跟獸醫說了綠豆皮飛失的事,他看了看提籠說這產品做得不牢固,正常不應該再摔倒的時候解體才對。小鸚鵡通常四處亂飛後,興奮感一退,他就會原地發呆:「啊,現在要怎麼辦?」所以鼓勵我還是回原先失蹤的地點貼佈告找鳥。

折騰了一下午,用Line跟LuLu報告事情發生的經過,結果她看到小黃瓜的照片,就說他比綠豆皮跟我有緣(有緣,是可以待比較久的意思)。

因為獸醫的一番話,我終於在小鸚失蹤的第四天傍晚,在飛失的街廓大樓放信箱傳單,用紙膠帶貼尋鳥佈告(經店家、樓管同意)。想不到當天8pm,Lulu就寫訊息給我,說感應到綠豆皮...她說鳥兒的身體很虛弱。因為我非常想念綠豆皮,這思念就把綠豆皮跟LuLu連在一起了。她說,綠豆皮就像我協尋單的照片,是停在左手,歪著頭跟她討摸喔,很乖。

綠豆皮傳達說,他的運就是這樣,已經活不久了,這跟我的疏忽無關。他也知道我很愛他,但是我們緣分很淺,是特地來叫我「放下」思念的。至於他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這麼親人的鳥沒有找人求援,現在在哪裡...綠豆皮都沒有傳達。

看到這一定有人覺得這根本是迷信吧,怎麼可能有這種溝通和傳達?但是我和養過的貓咪都有不可思議的緣分,我也相信有人體質是訊息使者,能夠感應到事情並傳話。在這麼無助的時刻,得到「放下」這個訊息,讓我淚流滿面,綠豆皮實在好貼心。

默默為綠豆皮祈福,希望牠一路好走。我也會用同樣的愛照顧小黃瓜的。

 

【後記】 10/10下午3:45, Lulu捎訊息來,說她感應不到綠豆皮了...。她說小鳥的靈魂通常都比較虛弱,無法像小狗小貓撐這麼久,應該去投胎了,之後還會是小鳥,只是換了顏色(品種)。得知綠豆皮的死訊,整週的淚水,煎熬與掙扎,真的也只能放下。我為牠寫了訃文:Farewell, Mung bean skin, my little lovebird. We had a wonderful time and really enjoyed ourselves this summer. May you rest in peace, and in angel's hand. 永別了,綠豆皮,我心愛的小鸚。今年夏天我們共渡了許多愉快的下午... 願你在天使的手中安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O123 的頭像
ECO123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Happy New Year!
  • 戰士因為急著去找妳,所以轉世的時候一直催促著上帝,結果上帝可能忙中有錯,或就是要給戰士開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把戰士下世的一些外在特徵搞亂了。戰士看到後非常不滿的向上帝抗議,但上帝似乎十分滿意自己的作品,只對戰士說:「沒關係~~~你有辦法的!」就按鍵把戰士送回凡塵了。

    時空開始轉移,戰士無奈間也只能認了。

    天生的無懼,再加上上帝「沒關係~你有辦法」的加持,戰士就這樣的再勇闖人間了。當戰士年紀漸長,經歷漸多,他開始慢慢的明白到,自己來這世最重要的任務,不是要去打贏另一場仗,也不是要去拿個諾貝爾獎,而是要找到她。

    闖蕩了半輩子,戰士終於發現了妳,這累積了十二年超過1500篇的網誌,其實已經足夠讓要找妳的人找到妳了。

    妳的裡裡外外仍舊跟上世一樣的可愛動人,可是當戰士站在妳面前時,妳根本完全認不出他來...

  • 悄悄話
  • 123
  • 最近小小鳥兒要回家有支和這很像檢到日期跟你遺失差幾天而已去看吧
  • 綠豆皮已經不在人世, 前往下n個輪迴了。(T_T)

    ECO123 於 2016/05/03 22:2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CO123
  • 呃,樓上私訊的,我寫了「LuLu說,動物屬於比較低階的靈體,如果本來就不認識,要跟他們接觸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無法喔。不過你可以讀這本書:「天堂沒有不快樂的毛小孩」

    博客來簡介:
    這一次,桑妮亞為了療癒失去摯愛的你而來!
      她從多年的實務經驗中匯集出:在毛小孩離世後,
      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16個問題,並一一以案例答覆。
      
      1.我的寶貝死後去了哪裡?
      2.牠和我在一起的時光快樂嗎?
      3.我的寶貝會想念我嗎?
      4.牠現在在做什麼?
      5.我的寶貝知道我有多愛牠嗎?
      6.我的寶貝對我滿意嗎?
      7.我有把牠照顧好嗎?
      8.我的寶貝還在我身邊嗎?
      9.我的寶貝會再回到我身邊嗎?
      10.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寶貝身上?
      11.我該放手讓牠走嗎?
      12.如果我讓牠走,牠會不會怪我?
      13.我的寶貝還在生我的氣嗎?
      14.我當時的決定是對的嗎?
      15.如果我養另一隻動物,牠會難過嗎?
      16.不在我身邊的寶貝,如今誰在照顧牠?
      
      我希望人人都能知道,我們的動物在天堂永遠是快樂的。那是一個沒有悲傷、沒有孤獨,也沒有恐懼的地方。牠們並不需要想念我們,因為即使形體不復存在,牠們仍繼續留在我們身邊。牠們隨時都能來找我們,甚至在床上的老位置陪我們一起入眠。在許多情形下,牠們還可能投胎到另一副身軀裡,以便與我們再次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