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常倒在床上,5分鐘內就睡著了,也不太作夢。這週倒是在醒來前,夢到了求學時代悲慘的記憶:場景是關在水泥涵管中唸書的我,哀嘆著出不去、也沒辦法作別的事情。那種苦悶,任何時刻想起來是歷歷在目...環境的隱喻,是種無能為力、昏暗,不開心... 也出不去的困境。

不過,是妹妹的"過動兒"評語,觸發了我的夢。12/3早上我去農友大樹店聽種植,中午趕著搭高鐵去板橋台藝大,看2:30PM無垢舞團"潮"的演出,然後晚上5:45和紐約返台的朋友KJ在上引水產聚餐。本來還想殺去松煙看展覽,妹妹不可置信的說,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精力用不完?

後來,我的夢境來提醒我,因為我在長達20年的求學生活中,悶怕了。離開國小資優班之後的人生就是一路悲慘,國高中,大學,研究所...包括美國研究所的唸書生涯,我所面對的就是無處可逃的苦悶:不只是1990年代的中壢,New Haven的地點問題,也不只是生來極其拙劣的人際關係(後天花了很大努力補正),而是命運安排似的水泥管生活,像是被塞住了。難怪, 紐約就業的生活對我來說是一大解放,儘管在美國舉目無親,舉步維艱, 我卻得到了最大的自我成長空間。

所以後來接觸到賽斯心法:信念創造實相; 人生是意念的顯示場,我信服了。心境一改,人生也變了。最重要的是脫離學校之後的人生,海闊天空。

啊!難怪中年的我,反而覺得很回春。青春少年時不能做的事:網球,旅行,趕場,藝文演出.... 我努力的補回中。年紀越大越朝向自由邁進, 這是歌頌青春的人....所不懂解放感。

 

 

 

創作者介紹

元氣鬱金香

ECO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